永夜下的望遠鏡

post-image

永夜下的望遠鏡

關於永夜: 望遠鏡孤零零的座落在冰凍的大地,在永夜的季節,近中午的時分,暮色曙光般的光線,洩漏地平線下太陽的蹤跡。天空晴朗,除了半月和天際邊的金星,看不到其它的星體。好冷!-36C/-32 F。清風徐徐,體感溫度降到 - 45C。這是紅色警戒的危險溫度;安全手冊上這麼說,在這溫度下任何暴露在外界的身體部位,五分鐘內會造成凍傷。取下手套,試試感覺,幾秒鐘後即感受到極端刺痛,超過任何寒冷的感覺。

關於極地的工作: 這幾天,連圖勒基地裡的丹麥人都說好冷。基地的路上偶爾才會看到一部車子經過。在這裡,大概沒有幾個人還會像我們幾個,還必須在這種半戶外的地點工作。

My colleagues in the control room of the Greenland telescope.

我們的控制室就在一個改裝的貨櫃裏頭,位在望遠鏡的後頭,

露出些溫暖的黃光的處所,可是它就只有一扇薄薄的門,一打開就內外相通。我們在室內有加了一層透明的塑膠窗簾,阻擋氣流對流,但是簡單的設計,無法隔絕酷冷氣流。在這個簡易的控制室工作,還是得要準備一些防寒的機制。我們的黑洞科學家淺田圭一,穿著他的加拿大鵝打電腦。他的學生羅文斌,因為年輕,可以坐在更靠近門邊的位置,幫老師擋風。雖然我們都穿著厚重的極地工作鞋,在位子上坐久了,腳底還是凍的難受,所以我們買了一些加熱的腳墊,讓工作不會那麼難受。

下次要改成雙重的保溫門才是。